You are here: Home Review & Articles Review On The Artist's Works 没有土地没有空间:没有空间没有花朵

没有土地没有空间:没有空间没有花朵

E-mail Print PDF

日本著名禅学大师柳宗悦,在他“美之达玛门”一文中提到了写在流荡於寺庙之间求法的和尚所戴笠帽上的下列之句:

其实并无东河西

那来南与北

幻觉封蔽世界

顿悟打开各方

柳氏提到这些文句所要指出而含有禅意的要点,是精神领悟之道是一条回避或改变这些熟稔的二元相关论的语言或经验。例如:美与丑,善与恶,对与讹 - 甚至顿悟与不领悟(一种禅家豪放大笑中被改变的二元相关论)。在视觉艺术实践中,还可加上这些:古代与现代,纯美与工艺传统、具象与抽象,立体与平面空间,即兴与构成,物质与精神,完整与未完成。

艺术史家与美学家乐于论道,辩论及精化这些类型或二元相关论点,何乐不为呢?其实这类活动在相当度上是他们的职责范畴。但是,巴卜萨克管乐家查理帕克曾经指出,美学对于艺术家就等于禽鸟学对于鸟类的关系,过去百多年来尤其如此。不同类别与媒材的艺术家,一直明确关注世间这种动向,诸如明显的丑可变为美(试想索尼•楼林士及约翰•科尔特郎的萨克管音效)空洞为盈满(记得塔比士之各种为东方的空的观念而作的文字和绘画)即兴变为结构(Hamsun及TheBeat为列)。亲近变为遥远(想象一方寸洛夫可的渲染画布置放在革士顿•巴册腊的作品上的视觉震荡)。

把这些例案联系起来的当然是十九世纪以来东方艺术和精神在西方的前卫艺术和思维上所引起的巨大冲击,钟金钩的艺术,给人的是一种深入及丰富的实例,并展示这位具有能力衔接文化者如何吸纳及复兴现代艺术史上东方对西方的冲击,一如柳宗悦所提流浪和尚的开放心境。正如艺术家本身所说:“各种造型(简易与粗犷,)色彩选择(蓝与橙,红与绿的互补对比),几何形与有机型的结合(即存图形与表述造型),并列的描绘图像与印刷图文(重复横直关系),阳性与阴的交替(前进与后退动势)的各种处理手法,是要在我的作品中营造一种具有东方韵味的个人的突出特征。一种对自身周遭的文化与社会环境的反应和反映。”

环境具有各种影响。他把自身根深蒂固的东方文化传统和精神及古代中国(社会的及模式的)儒家和(自然的及不定性的)道家思想及阴阳的精髓融汇于作品中。这位艺术家兼教授的钟金钩也对西方艺术发展,特别是上个世纪有深入的了解。那种不停歇和试验性的冲劲 – 从19世纪以来的象征主义及20世纪初的抽象主义到抽象表现主义,坡普及之后 – 可以从他许多跨界的作品中感到那种结合了纯美术与工艺的内涵,如东西方历史性的及楷模式的明确。

正如已故日本作曲家武满澈坦承他的精神和音乐接近柯洛•德布希(Claude Debussy)一如德布希原已在音乐范畴中多方面受惠于东方而其重要性有如其受本身西方及历史的影响一般。(一丛毛絮降落在五角花园里为例),钟金钩作品也如此隐喻克里(Klee),洛夫可(Rothko)及托别(Tobey)等对东方精神的出浅认识而把这种精神推回到道家所倡导大同生活的根本美德的本位。钟金钩在这方面作法并不刻意重用学院派的手段:其无为的精神(道家所推崇的清静无为或天主教的祥和)已可作为他大部分作品的注释。

于1934年出生于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社会的钟金钩,1961年毕业于国立台湾师范大学艺术系,续而到美国著名拍拉特艺术学院深造,并考获艺术硕士衔。1960年代爆发性的蓬勃及多种流派的美国艺术环境给了这位对当时艺术情况几乎完全陌生而只身怀中国水墨传统技法的钟金钩重大的赐予。

然而,犹如他那种明朗构成的早期作品“海滩”(1967)所显示,钟金钩很快明智适度的吸纳了抽象表现派,硬边及刚出现的低限主义各种艺术冲荡,在宽广的基础上筛选,然后加以综合。欧普及坡普艺术及观念与“物质”画派的冲击和影响,可以在他的造型新颖,媒材多样,绘制精确的作品中体会到。(1970的震荡,1975的贯通 – 流畅及1976-1990节庆气氛系列作品为例)。

同时,他的作品毫无瑕疵地表述了东方的感性。若把他那些与众不同的贯通系列作品比美含有雕塑家野口(Isamu Naguchi)的权威力度,则节庆系列可以让我们联想到易经的神秘逻辑,而节庆糕点及其他供奉品,可以让我们体会到节庆的欢乐,独自深思的韵律及市集喧嚣也同样地明证了欢庆生命力重于一切。多层次的节庆气氛系列尤其是钟金钩的创作决心及能力的最突出的例证,展示了他深化早期1960至1965年以风景为主的近打系列的叙述手法,把观察转入隐喻,散文转为诗词,实质转为玄奥,(玄奥又转为实质)。

钟金钩接下来的许多作品题名显示了他的决心和能力及如何受到来自全方位开放的变易构成所赐予的感性程度:大自然。我们可以深深地观察到在1980以来及90年代初的岩景及岩之韵系列中,西方式的雕塑及立体表述和地心吸力现象如何被转变而设置在东方范畴内,成为无重量感及流动性的构成。在西方的眼中,其中一些形象或可符合哲学诗家Heraclitus统一流动的超现实思维,或今天我们所谓分什无章或阿里士多德的对话录或逻辑者崇高的分类和归类。

1990年代的特征和风景系列近作中,节庆系列的多层营造和社会性及沃土系列的大地精神有了新的注释。在身份特征系列中表述了他不断对中国通书及形象的浓厚兴趣所得的灵感而创作的作品或可称为东方坡普(EasternPOP),在风景作品中更明显地展示了他善于利用再生手法,正如他利用丢弃的废纸所还原的纸浆创作,把丢弃低微价值的废物复兴而展示美感。这位艺术家也歌颂大地在被人类创伤后接受治疗的坚毅和耐性。而在作品中突显道家思想中所谓的“理”(纹理•道理等•译者按)所变形而成的内涵,犹如本世纪承受东方孕育的伟大瑞典诗人贡那尔•依克洛夫(GunnarEkelof)的诗。钟金钩的作品可以阐释如何“万物存于万物,瞬息可始可终”。在这种艺术中,我们被鼓励重新体会贡那尔•依克洛夫非二元相关论的真理:

一个窗户,一朵盛放的花

已经足够:

没有花朵 没有土地

没有土地 没有空间

没有空间 没有花朵

没有土地没有空间,没有空间没有花朵,如此简明却深奥,和谐又新颖地识别了有机的可变性及多元文化的管道而通往顿悟的境界,就是钟金钩的艺术。

迈克•尔塔克博士 Dr. Michael Tucker

诗学博士 Professoe of Poetics

历史及严谨研究学院 School of Historical and Critical Studies

伯莱顿大学 University of Brighton

 

Online Gallery

Sample Image
Online Gallery Dr Choong Kam Kow Full Series Gallery

Commision Works

  • Alaska-Pacifi Venture Honolulu, Hawaii
  • Chung Khiaw Bank, KL
  • Lee Wah Bank, K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