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Home Review & Articles Review On The Artist's Works 钟金钩艺术风格的演变和剖析

钟金钩艺术风格的演变和剖析

E-mail Print PDF

瑞士心理学家佐恩·皮亚杰主张教育的主旨是塑造有能力创新而非重复前代已成之事的人 – 有创造、革新及发现能力的人。

英国科学家兼诗人杰可普·勃郎斯基可说是具有不畏危险精神,探索毅力及高度科学和艺术想像意念的独一无二的完人。

马来西亚第二代艺术家钟金钩则在艺术领域中跻身国际艺坛,蜚声中外。他是一个承受中西艺术熏陶的现代派。由于兼受中西美育,游历世界各国,艺术视野广阔并不断在造型艺术中扮演艺术家,美育家及美术学院主持人的角色,而达致艺术精湛之境。他充满创作毅力,精力充沛,是艺术传奇人物。他勇于负起创作新使命,具有先见之明及细察万物之能,能察知不变之变,坚持「察知」是艺术不可或缺的条件,否则便会溺于滞呆、无力与无关,这种精神和主张,是他今日艺术成就之道。这是一种不能省略与回避之恒如。他勇往直前探索、追求、发现,不断开启创作新门,日新又新,不断突破 。

 

新加坡资深艺评家沙巴巴帝在为「变」下定义时,恰切地认为「变」是一种时间、空间的结合,体现和经历的进程(1)

对金钩来说「变」是一种追寻和挑战的有力进程原理—一种涉及文化、哲理、革新、环境、控调和处理手法的高度精选进程。金钩风格的循环演变,那种富有手工艺知觉的现代概观的创作隐喻生长、生命、死亡、再生、节庆和亲善的交融关系的艺术内涵,无疑地丰富了东南亚、亚洲甚至全球的艺坛。

金钩的创作风格演变,显现于一系列的作品中,--近打、纽约、多边形、贯通、节庆、岩景、生之韵律 及沃土等系列作品。

他倾心系列创作,且在每一系列中,不断求新求变,开拓新的视觉语言和意念,一旦完成创作意念,他又迈向另一系列的创作境地,而在这种进程中,不断更新进步。

他坚持「艺术家必须通过不同阶段的创作去寻找自己」,他的艺术创作,使人领会到艺术的精湛、崇高、荣誉及丰富的文化内涵。

现就他各系列创作风格和内涵,分析如下:

 

近打系列 

近打系列作于一九六○年至一九六五年间,他形容这是他从台湾师范大学毕业回来,踏上艺术创作征程的第一期作品,比较属于探讨,试验及寻找性的创作。常用描述手法,表达他对大自然中的山川、村野及矿湖的反应,所写对象,多为他长大的「近打」地区景物,常用油彩、水彩、彩墨等媒体及表现派手法描绘锡矿、矿景,作风受前辈画家如钟泗滨、陈文希及赵无极等的影响,「近水人家」以水墨完成,是这期的代表作。

 

纽约系列

这一系作一九六五至一九六八年间,反映了一个亚洲人对西方大都的感受,他从马来西亚的一个偏僻小镇来到繁华的纽约市求学,经历了文化的震撼及新客内心的彷徨。

他的几何与非几何造形的结合,反映了他在纽约所经历的紧张和不安。在画面上,他以粗沙渗合油彩,加上硬边造形使他们互相冲击,这种现象,也在他的蚀版画出现。有机和无机图形的拼合构图,充满震荡和不安,这些构图和汉斯·霍夫曼及克利佛·史提的作品,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一系列作品,常用相对造形来造成视觉上的冲击效果。他以近似纽约画派的手法,并利用幻象来调动作品的空间次序,更利用互补色来使物体产生向前向后的动势。他在肌理、视觉重量感和处理手法上,干净利落。一九六七年完成的「海滩」是典型例子。

 

多边形系列

这系列作品作于一九六八至一九七一年间是一种对国家当时提倡科技,迈向建国之道的创作反应。他这些硬边喝多边形的创作,正反映了当时国家所强调的科技建设和工艺美。以平涂取代前期高度的动作痕迹手法,利用正方形的积数为创作的主导观念。这些强烈色彩的形象,有的向前突出,有的则退后造成画面的有力跳跃。色彩互相呼应,效果强烈。作品视觉幻想效果,直追维克多·瓦沙雷利。他主张色即形,形即色。平面反映立体,一种近乎约瑟夫·亚帕斯的「方形内的方形」的一种底限的创作理念。作品即是物体可以和环境交融会合,成为不可分离的整体。这些多边形作品,色与形的模稜两可的现象,引人入胜。

马来西亚国家艺术馆所典藏的「震撼」,是这一系列的典型作品。

 

贯通系列

这一系列作于一九七二至一九七五年间,马来西亚艺评家赛·阿末·加玛把他这期作品评为「个人意念的突出」(2) 这一系列,全是立体的屏式制作,有三屏、四屏及五屏式的拼合,每一屏上均平涂一方形和开了个方形洞,方形洞内置有反光媒体,可把方形背后的色反映出来,开着方洞是要显露实际空间,他要观者知觉到实际空间和幻象空间相互存在。它们象征阴阳、虚实、有无、达致与未达致等哲理,是一种禅道易理,太极思维的运用。东方致理的秘奥,流露于作品之间,是最低极限理念的概点。

「贯通一流畅」是典型作品,现为马国家艺术馆典藏。

贯通系列在精神,上衔接了他前后各期的创作风格、内涵和理念。

在一九七五、七六年间他少产了,却频频内省深思,自我审核及重新整理创作理念。他说:「这是深思自问,自我检讨创作方向,和美学定义的时期。」这段时间是他创作的重心转捩点,导致节庆系列的出现。

节庆系列

节庆系列出现于一九七六至一九九○年间,是金钩最重要最有涵义的一系列作品。

他深深东方的空间概念,强调东方亚洲价值观範畴的造形意义,通过独一无二的正面构图及主题和媒材的处理,强化了东方美学因素。以自造纸片、绒线、麻绳、压印喷染等媒材及手法,营造了浮彫拼合的独特画面。

在这些优异作品中,结构,表面肌理、韵律都是统一的因素。用以突出具象和抽象的意念和精髓。

在这一系列中,他开始重新了解自自己的亚洲文化背景,并越来越重视东方习俗文化与传统价值观念。把一个多元种族社会里所培养的忍让精神等等,全盘注入作品中。在互尊互助,共享甘苦的原则熏陶下,他蓄意以特异的创作手法表达各族间的亲善、互助、互让精神内涵,于是,他选择节庆为主题及节庆不可分离的糕点为题材,加上其他有关的文物来象征节庆时各族互访时的了解、关怀、诚意和友善的社会含义。他运用马来年糕、华人粽子,本土窗户雕花的造形和用纸浆压制出来的席子,芭蕉叶,船头饰物及绳子等合拼,制作出一种象征节庆、喜悦气氛各族的互访所显现的友善关怀和互敬精神,充分地流露于作品中。

 

他指出「马来本岛本土的各种糕品和华人粽子年糕等,不仅富有古典美,在造型上也有许多共同点和东方趣味」,各类糕品的制作,包裹过程就是一种手工艺,极富东方趣味和特征,他之所以用这些糕品的造形便是要使作品内容更丰富更有意义,并具乡土内涵。

他以压、印套模、绑扎等手法来创作浮雕式的拼合构图,正是吻合了手工艺和美术创作不可分离的亚洲美术概念,他的创作手法,结合了纯美派和手工艺,两位一体,反映了以手工艺的因素来丰富他节庆系列的现代美术创作,特别是绒线和绳结,巩固了作品的运用,更加强了传统的价值及深化了艺术的内涵,纸浆的运用,更加强了画面媒材和造形的特有趣味,这种把传统文物纳入现代创作的理念及源于自身社会文化,乡土背景的内涵,已被成功地提升到国际性的层面。

日本福冈美术馆所典藏的「节庆气氛85-4」和台北市立美术馆所典藏的「端午节之四」是这系列的代表作。

 

生之韵律系列

自一九八五年起,他开始了生之韵律及岩景系列创作,目前这两系列仍在创作中。题材虽互异,他创作手法及理念,却常常互相呼应,一气相连。

生之韵律及岩景系列是金钩在马来西亚自然协会邀请之下,进入森林探险之后,同时出现。他响应环保运动,进入「英道荣宾」处女林,登山涉水,领悟自然。

生之韵律系列是利用灵芝和菌类为题材,来象征大自然的生长过程及灵芝与杇木之间生灭轮回的关系。麦纳理博士(修士)就曾写道:「金钩的灵芝系列,是自然生命轮回的象征,傲木的枯死,灵芝的出生,是轮回的结果。」(3)

这是一种无生命的有机体滋养另一生命,一种轮回再生及自然协调之注译。

这一系列经过周密思考及灵巧手法而营造出来,含义深湛,美感造形恰切。正如画题所示,是一种生的韵律的隐喻,短暂的菌类生命,象征了我们在世间的瞬即一逝的生命及大自然界的生息轮回现象,虽则灵芝可当药用的养生,间中也有毒性的,这也正好显示了世间矛盾的紧张对峙现象。

「生之韵律之四」,是这一系列的典型作品,现为洛杉矶的佛列西亚私人医院典藏。

 

岩景系列

岩景的创作灵感首先来自「英道荣宾」森林中山石,河石的自然构成图案及地质结构,画面强调石壁悬崖纹理交错和坚硬结构的美感,他利用自造纸面的纹理及喷枪手法来表现自然韵律和肌理趣味,恰切有致。这些久经风化的岩石,正说明了长久时间的自然变化规律。「峭崖情趣」是典型的作品,现为马来西亚蚬牌石油公司典藏。

 

沃土系列

目前正在进行中的沃土系列,始于一九八七年,是对大都会高楼大厦反感而作的。他试图通过作品,回归到广阔的原野上,吸收新鲜空气,接触自然生命,重温人杰地灵的世界。是一种带有思乡,响往过去童年所驰骋的「近打」原野的感情,题材来自记忆犹新的锡矿矿坑景色,特别是矿坑纵切面(坑壁)的地层结构,他之所以以泥土为创作对象,完全是基于中国人对土地的概念,「万物生于土,活于土,归于土」及「灵土出英杰」的概念。也隐喻了中国人对天地自然的尊敬。这一系列作品在表现手法上尽量强调媒材的特性,他以压克力彩把纸浆染色压成纸片,再用指压,器压各种方式来塑造出各种如泥如沙的画面效果,以横式构图来表现广阔的大自然空间及蓬勃的生气,在含义上是一种对冷酷准确而无味的高楼大厦和鸽子笼式的城市风景线及都市紧张生活的低眨和拼弃,从而回归自然,找寻心灵解脱的创作心态。

 

这一系列作品,集中在抒发他对土壤的特别感情,以近景特写取景,强调土壤的结构和色彩。我们可以看出,他在离乡背井,周游各国,落籍他乡多年后,现在在心灵上又回归到「近打」盆地重吻泥土的芳香,可说是个艺术家创作方向,周而复始的规律,描述的旅程开始,跑到现代的诠译和隐喻阶段。金钩这位艺术家已成功地通过文化、人文及哲学的运用和引申,在创作上达致精湛和成熟。

这系列的典型作品是「色彩交响」最近才完成。

我对金沟有深刻的了解,他勇于创新,不断纳入新意,我可以肯定地说,他将在创作中迈进,精化,并反映他的心灵世界,使作品登峰造极。

在他的一系列创作中,我们可以轻易地领会到他在文化,环境,美学的独特创意,及在美术原理、原素的思考、分析及综合而达玫的作品内涵上,加上精湛技法的支援,特别是贯通系列之后所探索出来的纸浆创作程序,具有独一无二的风格。从主题及题材的发抒到创作概念的统一,从通过线条及色彩层次和远近的处理;及浓厚深浅,紧张和松疏的画面控制以达致韵律效果。再通过造形的掌握,幻象的营造,趣味的分布,以达致视学的均衡,效果。

他以精湛的手法,运用近景特写法,层之重复,肌理交织,对比对称,营造出他独特的视觉世界,引人入胜,滞留观赏,他对美术原理原素的运用,非常熟练;可以在有限的空间内,掌握原素,布置格局,使艺术趣味洋溢画面。并在不牺牲均衡的前提下,形成一种信息,一种节奏,一种旋律。

要像他这样能够胜任的掌握技法、过程,并在作品中注入哲学原理,文化特征及隐喻内涵必需高深的感性、知性、思维、想象及独特品质和老到的修养,再加上长期的辛勤苦干艺术承诺与投入的精神,才能达致。

他的致力创作已扩大了艺术的理性、心理、情感、意念、创新及媒体的概念领域。

他富有感性、知性、可塑性、原创性,具有高度的分析、精化、综合恰切的组合能力,这一切,反映了他在艺术上的广博知识,坚强信念及完美的人格。

 

注:

(1)     ‘Introduction’, in the book Change: 20 Singapore Artists – A Decade of Their Work, edited by T.K. Sabapathy, Singapore, 1991

(2)     ‘Art in Malaysia, Artists and Areas of Commitment’, in the catalogue Malaysia Art 1965-1978, by Syed Ahmad Jamal, Guest Curator, National Art Gallery, Kuala Lumpur, Malaysia, 1978.

(3)     ‘The  Art of Choong Kam Kow: A Metaphor’, in the catalogue Choong Kam Kow: Paper Reliefs and Paintings, a critique by Brother Joseph McNally, Singapore, 1991

 

Online Gallery

Sample Image
Online Gallery Dr Choong Kam Kow Full Series Gallery

Commision Works

  • Alaska-Pacifi Venture Honolulu, Hawaii
  • Chung Khiaw Bank, KL
  • Lee Wah Bank, KL